银河会员登录_银河会员登录网址_欢迎您

返回银河会员登录
投资收藏CURRENT AFFAIRS
投资收藏 / 正文
碑帖拓片市场回暖

  在林林总总的艺术品收藏中,有一种别具特色的艺术佳品——碑帖拓片。它曾一纸千金,也经历了乏人问津,至今仍是收藏界尚未完全开掘的金矿。

  

  宋拓 《神策军碑》

  最近几年来,在逐渐升温的艺术品拍卖中,碑帖拓片开始显山露水,行情日趋红火。比如,2018年11月20日晚,在中国嘉德艺术品秋拍“大观之夜”专场中,“安思远藏善本碑帖十一种”以4800万元起拍,经多位买家激烈角逐,最终以1.9亿元成交,一举刷新碑帖拓片拍卖纪录,并首次进入“艺术品亿元俱乐部”。

  

  《龙藏寺帖》

  历史悠久 流传广泛

  碑帖拓片是自唐宋以来欣赏、学习和临摹书法艺术的必经之路,在书法热和收藏热的今天,无论鉴赏还是投资,碑帖拓片都理应更受重视。

  碑帖拓片俗称“黑老虎”,一般是指金石器物或其它质地的器物用墨(或别的颜色)拓印在纸上,揭取后不经装裱的片子,装裱过的称为拓本。这种拓片、拓本是书法家、刻工和拓工等共同劳动的结晶。碑帖拓片历史悠久,是我国流传广泛的传统工艺品,在照相制版、印刷技术没有出现之前,许多历史上的史实政令、颂词铭文、诗赋书画等名人墨迹,都是通过拓片才留存至今,它既是珍贵的文史资料,又是上乘的书法范本。

  从严格意义上讲,碑和帖是两个不同概念。碑是古代文字铭刻的一种形式。“碑”字名称起源于汉代,据清代《说文》学家王筠的考证,最早的碑有三种用途:宫中之碑,竖立于宫前以测日影;祠庙之碑,立于宗庙中以栓牲畜;墓冢之碑,天子、诸侯和大夫下葬时用于牵引棺木入墓穴。这三种最早的碑都是以实用为主,碑上开始是没有文字图案的,其中第三种碑原来用木头材质,后改用石头,它也就成了碑的真正祖先,这种碑既然是为下葬者所设,后来就有人在碑石上书写以至镌刻死者功德,使之流传于后世,渐渐发展成后来有文字的碑。而“帖”最早是指在文书卷子上作标题的帛书文字,后世将那些书法大家所写的墨迹摹刻上石,可以多次拓制,并制成拓片装裱成册,供人们欣赏或临摹学习之用,碑帖由此开始盛行。碑帖拓片之所以珍贵,在于它能清晰、完整、准确地再现古代书法和绘画艺术的神韵和精髓。它所记录、表现出来的内容,不仅具有一定观赏价值,更具有较高的收藏价值、学术价值和艺术价值。

  转战拍场 行情渐热

  在中国传统文化历史上,碑帖拓片曾是文人欣赏、研究、收藏的大宗,它和古籍、青铜器同列为最重要的收藏门类,历来都受重视。清人朱文钧为了得到宋拓《醴泉铭》,甚至将两幅价值4000块大洋的明沈周的《吴江图》、文征明的《云山图》外加房产才换得。据有关资料介绍:当时北京买一座四合院也才七八百元。可见拓本的珍贵和受人重视的程度。然而近二三十年来,碑帖拓片的市场行情却一直受到冷落,它的价格在较长一段时间内波澜不惊,比名家书画、明清瓷器行情相差甚远。但最近几年来,碑帖拓片拍卖行情有所升温,整体市场价格有回暖趋势。

  以这二十多年来碑帖拓片拍卖行情为例,大陆地区艺术市场最早拍卖碑帖拓片,是在1994年9月的北京翰海首届拍卖会上。当时,一件东汉《史晨前后碑》拍出了5.72万元;2个月后,在1994年中国嘉德秋季拍卖会上,一件《汉泰山都尉孔宙碑》也拍出了5.5万元;2003年,上海博物馆曾斥资450万美元,从海外购回4册宋拓《淳化阁帖》,刺激了碑帖市场行情逐步向好发展;2005年,在北京翰海秋季拍卖会上,一件估价75万至90万元的《宋淳化阁帖第六卷》,拍出396万元高价;2007年11月,香港佳士得秋拍将一件有着董其昌、罗振玉跋的《淳化阁帖》第九卷拍出了102.75万港元;2008年5月,香港佳士得春拍又以480.75万港元高价拍出了一件有宋徽宗以及梁清标钤印的王羲之《兰亭序宋拓本》。

  随着艺术品市场不断发展壮大,也随着海外回流文物大量增加,更多更好的碑帖拓片不断面世,其拍卖价格与名家字画相比虽然还有很大差距,但相比前十年碑帖拓片行情却有不少提高。2013年,在北京匡时春季拍卖会上,一件《宋拓化度寺碑》以322万元成交;2015年10月,在香港苏富比秋季拍卖会上,一件《崔敬邕墓志拓本》以548万港元成交;2015年11月,在中国嘉德秋季拍卖会上,首次开辟了碑帖专场,推出了“常州王有林藏碑帖”共12件拍品,总成交额达1743.4万元,成交率为91%,其中,一件《宋拓唐九成宫醴泉铭》以90万元起拍,经众多买家激烈竞拍,最终以862.5万元成交。随后上海朵云轩、杭州西泠等大拍卖行也纷纷开设碑帖拓片拍卖专场,成交情况也较为理想;2016年在广东崇正春季拍卖会上,一件曾经赵之谦、康生、谷牧收藏,有着康生、郭沫若等名人题跋的碑帖拓本《汉莱子侯刻石初拓本》拍出了2070万元高价,尤其是2018年11月,在中国嘉德艺术品秋季拍卖会上,拍品《安思远藏善本碑帖十一种》竟奇迹般地拍出1.9亿元,一举创下碑帖拓片拍卖价最高纪录。

  量稀价升 收藏有道

  目前国内藏家们大都以书画家、学术研究者居多,他们对书画收藏投资的研究十分投入,投资炒作碑帖拓片者可谓凤毛麟角,故长年以来碑帖拓片一直涨幅较慢。

  如何衡量碑帖拓片价值高低,挖掘出它的潜在投资价值?首先要看它的学术价值,在千百年历史长河中,很多原碑文字会在岁月冲洗和人为损毁中发生变化,年代越早的拓本越能反映出碑文原貌,具有很高的文献研究价值和书法艺术价值;其次,碑帖拓片的存世量也是衡量它价值高低的标准之一,如宋拓流传至今数量已十分稀少,自然无比珍贵,而清代末年的拓片存量显然要常见得多;第三,有些碑帖的原碑早已损毁,拓片存世本身很少且不可再生,它的价值自然也会较高;第四,有的碑帖拓片上有名人题跋,这也是部分拓片能拍出高价的一个重要因素,名人在拓片上的题跋十分讲究,需要很高的文化修养,而题跋内容往往是对原碑的重要考证,题跋者不乏历代学问或书法大家,其本身墨宝也很珍贵,因此题跋会给碑帖拓片增添书法艺术价值和史料价值。

  相对书画瓷器等热门收藏门类,碑帖拓片是小众收藏。作为收藏金字塔的塔尖,入门门槛虽高,但目前整体成交价仍然不高。纵观艺术品市场,碑帖拓片值得关注。这些年市场上火热的当代名家字画,中间存在水分和泡沫。一套民国的洛阳龙门二十品拓片,价格甚至比不上当代一幅四尺斗方的书法。碑帖拓片目前正处于价格低位,可谓物有所值。

责任编辑:李昂
Baidu
sogou